首 页 画家简历 作品欣赏 画家影像 创作笔记 书画评论 收藏指数 访客留言 收藏联络
现在时间是
画家简历
书画评论
· 象外心绪物外情——读张万峰山水...
· 芳林新叶催陈叶-观张万峰山水画...
· 邓福星画评
· 高山流水在心中
收藏联络
咨询电话:13613365557 13011939998
电子信箱:1184474126@qq.com
工行户名:张磊
工行帐号:9558 8204 1000 2057070
书画评论
 
象外心绪物外情——读张万峰山水画近作
 

梁润城     


     记得1996年盛夏,张万峰曾在中国美术馆成功地举办过山水画展。他的作品多取材于浑厚苍茫的北方山水和质朴幽静的山村小景,在艺术表现上他以传统笔墨为主体,又多方借鉴西方现代艺术的构图方式,讲求块面的对比分割和语言符号的多重组合,以增强画面的视觉冲击力。同时他还大胆地使用颜色,比如色彩夺目的《红屋顶》系列,就让人想起了夏加尔的同名油画。他的个展受到了广泛的好评,当年的《美术》杂志也做了个专题介绍。然而,在一片喝彩中他却断然放弃了这种中西融合的风格,上了一条南下求学之路。在位于西子湖畔的中国美术学院,他重新认识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潜心探究中国山水画的精神本源,艺术观念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明显反映在他的近期作品中。
     在他的这批山水近作里,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已退到了幕后。象征工业文明的几何化块面造型被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构图方式所取代,富有现实感的北方山水被意象化的南方山水所取代,活泼的色彩代之以朴素的水墨。在整体风格上,从追求画面的现代气息转到回归传统山水的精神内涵;从重客观再现转到重主观表现;从营造客观意境转到抒发象外心绪。这种转变并非画家一时的心血来潮。
     回顾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一部西方文化的影响史。世纪初主要受西方古典写实主义影响;五六十年代受前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影响;八十年代受西方现代主义影响;九十年代又受到西方后现代思潮的影响。八十年代以前中国的传统绘画基本上处于被革命、被改造与被融合的地位,我们接受的正规教育也基本上是西方的思维模式与价值观念,对中国的文化传统反而十分陌生。九十年代随着中国社会结构的转型和西方后现代思潮的涌入,艺术的单线进步论与国际化倾向悄然退潮,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反而激发了民族的自觉意识,精神家园的归属已成为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之一,因此,艺术的民族性和地方性价值又重新受到肯定,一种寻找民族文化和艺术之根的趋势日渐明显。张万峰山水画的风格转变正暗合了这种大趋势。
     张万峰的山水近作大体可分为两类:《山居》系列与《园林》系列。《山居》系列又可分为以“深远”法构图的全景山水和以“截断”法构图的中景山水。前者空旷深邃、气势夺人,群峰拔地而起,直插云际,山脚多有流水环绕,石阶蜿蜒山间,时隐时现,在云雾缭绕、树木掩映处露出房舍一角,颇有“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意境,整体给人以超尘脱俗之感。比较而言,以“截断”法构图的《山居图》则显得清新可人,他好像就是截取了全景山水中景致最优美、最有代表性的一段,有仿佛画家拾阶而上,爬到半山腰,抬头望见了友人的房舍那样亲切,这里路转峰回、草木苍郁、闲云舒卷、溪泉有声,一片远离尘嚣的悠闲与宁静,仿佛为焦虑匆忙的现代人圆了一个桂泉之梦。
     回归自然、“天人合一”是中国人最古老、最有生命力的文化精神。中国人直觉地认为人与自然有着朴素的血缘关系,郭熙在《林泉高致集》中说:“山以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采,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烟云而秀媚。”这绝非简单的拟人,而是把山水当作有机生命来看待了。人在自然中发现自己的同时,也把自然人格化了,人与自然相互赋予对方以存在意义。古人在与自然对话的过程中,得到了抒情、言志、悟道等各个层面的精神满足。甚至把“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看做最高的人生境界。这与以个人为中心、以科学代宗教、以直线进化论为历史观的西方近代文明有根本性的差别。有目共睹的是在盲目追求现代工业文明的过程中,象征人类家园的自然却遭受着人类人类空前的破坏,人与自然的关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峻。在此情景下重提中国传统的山水精神,唤醒人的生态意识,缓和人与自然的冲突,无疑是有现实意义的。
     如果说《山居》系列表达了一个重返自然的梦想,《园林》系列则承载着画家真实的生命体验。在这组类似宽银幕式构图的作品里,已找不到《山居》系列的疏木、草屋、闲云、高士和轻松与宁静,而成了一幅幅暮色低垂、杳无人迹的画面,画中似有万千愁绪在随波而生,随云而动,氤氲在亭、台、楼、阁之间,连水边的秃石枯树也仿佛心事重重,一种落寞感伤的情绪扑面而来。我想这空寂的园林既象征着传统文化的现实际遇,也是画家表达主观心绪的载体。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当我们追求民族文化的精神时,却发现产生与滋养她的土壤已经不存在了,信息时代使世界变成了“地球村”,当代中国人面临和承担着人类共有的问题与困境,已无法找回古人的淡泊心态。眷恋传统文化的精神,却为她找不到安顿之所;望见了故乡的影子,可归途已被阻断;恍若回到了故园,又发觉早已物去人非。这种茫然、苦闷、无奈与矛盾的情绪仿佛借画家的一笔一墨而迹化成形,让人可感可触了。而这不是中国人在文化转型期普遍心理现实吗?《园林》系列的动人之处也许正在于此吧。
重新认识传统,从传统的文化资源里寻找动力和向当代转换的可能性,这一工作对张万峰来讲刚刚起步。在绘画语言上,还能看出他对倪瓒、渐江、石涛等传统大师的借鉴,可贵的是他的有些作品已触及到了当代人所处的文化现实与思想感情。而且是用中国人特有的抒情方式与表达方式,他的画让人想起中国传统美学的精神命题——“一切景语皆情语”和“境生象外”。在图像泛滥、绘画艺术面临极大挑战的今天,张万峰的作品让我们对中国水墨画的承载力增加了一份信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