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画家简历 作品欣赏 画家影像 创作笔记 书画评论 收藏指数 访客留言 收藏联络
现在时间是
画家简历
书画评论
· 象外心绪物外情——读张万峰山水...
· 芳林新叶催陈叶-观张万峰山水画...
· 邓福星画评
· 高山流水在心中
收藏联络
咨询电话:13613365557 13011939998
电子信箱:1184474126@qq.com
工行户名:张磊
工行帐号:9558 8204 1000 2057070
书画评论
 
高山流水在心中
 

读张万峰山水画    
文/徐恩存

     青年画家张万峰近年一改其一贯画风,以写胸中山水为特点,以笔墨趣味为架构,以境界营造为主旨,而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引人注意的是,在画家的艺术历程中经过了一次从北国燕赵大地向江南西子湖畔的文化迁徙。这一举动,影响了画家的艺术定位,从文化品位从气质修养、从绘画自身都获益匪浅。
做为北方山水画家,张万峰内心有一种抑制不住的豪情,要把北方山水的气势、雄浑的形态、崇高的境界在咫尺画面中表达出来。张万峰是勤奋的,也是睿智的,在山水画创作上,积数年之经验,已初见成果。然而,为着艺术追求的理想与愿望,他并不满足于已有的成就,毅然到杭州中国美院从头学起。应该说,无论在绘画理念上,还是在笔墨技术上,在此期间,他都建立了明确的评判标准与价值标准,这使得他的作品出现了一种转折,即表象上的向传统回归,本质上的“自我表达”。
     这一时间,以这两点为契机,张万峰认真研究了以沈周为代表的传统江南山水画的品质、气息、境界与笔墨,使他从中吮吸到丰富的传统滋养,笔墨少了些燥气与霸捍,多了些隽永与平静,在图式上少了剑拔弩张与咄咄逼人的感觉,多了些耐人寻味与散淡静谧的气息,使他的作品更深沉了一些,也更放松了一些,也更“自我”了一些。而童中、孔中起、卓鹤君诸先生的多方教诲,开拓了他的艺术视野与胸襟,使他认真对待传统的继承与创造性的变革这一辩证关系。无疑,在艺术思索与艺术实践中,张万峰摆脱了沉重的心里桎桔与压力,轻松地走向了创作空间。当然,这一切首先表现在画家绘画理念上地转变与认识。我们所处地时代特征是“绝对性”地日渐丧失、多样性地扩展,面对地世界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多样话,试图用固定笔墨程式来表现所拥有的空间,日益有限。而山水画史上不同时期的大师—范宽、沈周、石涛、李可染、陆俨少等先生的一系列变化和不同的笔墨方式以及形式风格,不断地为艺术上有所创新的后来着所接续,连缀成运动式的山水画历史。
这是历史的规律,事物的发展必然如此。
     青年画家张万峰正是在这一时期背景下思考自己的艺术的。身处文化冲击时代,任何人都不能置之度外,不同文化、不同语言的艺术多样性所呈现的无限丰富、波澜起伏的局面,标志着艺术思维方式面临挑战,标志着在历史发展中当代画家对艺术的深刻反思,标志着担待审美视野的延伸与开拓,标志着艺术自身的觉醒。
细读张万峰的作品,不难发现,在日趋精致的笔墨中,画家渗透了自己的情感在其中,笔墨、符号与图式无不透出一种胸怀的清静与坦荡。尽管笔墨日益精湛,表达更为隽永,表现更为空灵,却依然透出一种山水、田园特有的生生不息与枝繁叶茂的感觉。张万峰的山水明显受到浙派山水的影响,点、线、面更加讲究与典雅,在构成关系中画面空间更加空旷与灵动,景、物虽少,却颇耐人咀嚼与寻味。画家在近作中构成了一种山水与田园合一的图式,寄寓着一种特有的文化情怀,即“怀着乡愁,寻找家园”。当然,张万峰山水作品中的家园,实为一种象征,那简淡的屋子与篱笆组成的家园,是一个“不再”的象征,是一个虚无的符号,但都时时牵动着当代人漂泊不定的灵魂。
     张万峰吸取了浙派山水画笔墨与语言的精致性与含蓄的特点,同时,有保留了北方山水画特有的整体、浑厚与大气的感觉,这便形成了他作品的独特性与包容性。
     应该说,在张万峰的作品中,有着相当程度的传统笔墨的韵味,他充分发挥了笔墨的优势,使变换的笔形展示出丰富的笔感及其形态,而墨的美感也是在笔的充分表现中得到表现的。这就使得张万峰笔下的笔墨与符号具有了超越物外的空灵和飘逸的特点,使作品始终被神韵的光彩所笼罩,显现出一种贯穿形神、表里透彻的纯真气息。它所透示的信息使,画家善于把山水“大美”与笔墨表现水乳交融,其胸怀与心态随着物色的婉转徘徊而波澜迭起,它主要源于画家在南、北之间为拓展思维空间所作的努力,以及有此而引出的情趣和意向,具体表现于饶有神韵的境界和饶有神韵的风格,则是高山流水在胸中的自我观照的空灵性、浑然性与自我净化的意识,它们一一落实在笔墨上,转换为语言表现方式,以“虚静”为充实,竭力保持心态与画面中的澄静、空明的沟通与交流,在主客体的往返中寻求和谐,从静谧的自然与温馨的山水中找到心灵的归宿。因此,张万峰作品中的群松苍秀、漪流回旋,一上一下,互相掩映,沙汀之上,一片皑皑,隔溪渔舟,隐隐在望,寒光朗朗,幽无声‥‥‥表现的乃是凝视观照的心绪感觉与瞬间定格,以及物我之间的澄淡无穷。
     张万峰的山水画,从文化把握契入艺术本体,并依自己的感觉而取向于含蓄和强调意境,虽然多做小品,从小景乃至山水局部出发,却以有限去表现无限,以气象的浑融,造成“意”渺茫于“境”渺茫的宏观把握,使其作品简洁、淡远、精致而整体,令人神往,发人遐想。
『关闭』